死生契阔

  • 作者: 管理员
  • 来源:原创
  • 发表于2020-04-11 05:29:59
  • 被阅读35
  • 死生契阔

      桃花树下,他轻抚她的脸,轻轻说道“阿君,待我大败敌寇,还朝之日,便是娶你之时。”

      她轻轻抬头看他,他认真的眼神在这一刻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。

      她柔柔的笑着“好,我等你回来,此生非君不嫁。”

      “我也是,此生非卿不娶。”

      第二日,他率领数万将士,君王亲自在城门送行。他饮下一碗烈酒,狠狠地将碗摔碎在地上,跪向君王,“陛下,我蒙天毅在此发誓,定将贼寇大败于沙场,提那贼人的脑袋回来给大王祭酒!”

      “好好好,蒙将军快请起,此次出征,务必凯旋而归,出发吧!”

      他转身利落上马,回头往城墙内望了一眼,转身骑着马领着大军便出发了。

      行军二十余日,终于来到已经被敌寇占领的安平城外,敌人准备充足,兵强马壮,五万对上十万敌军,他知道这一场仗,不好打。但是想到京中还在等着他的阿君,他的心中顿时充满了力量,他相信,他们一定可以把敌寇赶回去的。

      而此刻,沈若君坐在床边,手中拿着一个绣好的荷包发呆。这时门外进来了一个小丫头,手上端着一个木盒,“小姐,这是王尚书家大公子着人送给小姐的翡翠镯子,据说是红色的,极为珍贵呢。”

      “就你啰嗦,你把镯子还回去吧,我们没什么交情,不好拿人家东西。”

      “小姐,你都没看看呢,就让我拿回去。再说谁不知道王公子喜欢小姐才经常送小姐东西讨小姐欢心啊。”

      “那你就不知道你家小姐我有喜欢的人吗。”

      “好好好,我听小姐的还不行嘛,我马上就找人送回王公子府上。”

      转眼就到深秋,寒风瑟瑟,边疆打仗的战士在寒风中,拿着长矛正在练兵。远处营帐外,一个萧瑟的身影,矗立在营外,他的眼神似乎在看什么,又似乎只是看向远方。

      这时军师走了过来,“将军,我们与敌军对战已三月有余,我军惨败,本来人数就相差悬殊,如今我军不到两万人,敌军却有八万之多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    “朝中政务被奸臣刘忠掌控,陛下只能给我们五万人来破敌,如今,我们只能靠自己。再不破敌,恐怕我们这些人的死活他们怕是都不准备管了”

      “什么?将军,您是说刘忠已经控制了皇上,不给我们粮草了吗?”

      “哼!皇上早就被刘忠控制,空坐着一把椅子罢了。我们如今粮草顶多再撑两个月,我已经得到消息,刘忠根本就不想让我们回去,他好一个人独霸朝政。”

      “本将出城查探一番,你留守军营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骑着马到敌军城下五里处,蒙天毅仔细研究地形,正当他准备往前继续往前查探时,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喊救命。他仔细听清方向后,悄悄走过去,只看到三个大汉正在欺负一个女子,他赶忙挥刀上前,不出盏茶功夫,三个大汉被打的纷纷跪地求饶,他也懒得理他们,只叫他们滚。

      “等等,把抢我的银子还给我。”

      三人听言,连忙把女子的银子、首饰、包袱放下逃了。

      蒙天毅扶起女子,是一个很灵动的小丫头。一双眼睛眨呀眨,似乎会说话。

      她站起身,“哎呀”一声,对着蒙天毅说“我的脚扭了,你背我吧。”

      “你家住哪里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    “我被哥哥赶出来了,我现在没有地方可去,要不我跟着你给你做丫鬟吧。”说罢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蒙天毅,似乎他说一个不字,她就要哭。

      蒙天毅顿时头疼。他当然不能带她一起回军营。遂问道“你是哪里人?”

      只见女子随手一指,“喏,五里外的安平城,我可是安平王的亲妹妹。给你当丫鬟便宜你了。”

      蒙天毅顿时了然,原来是敌寇的人,可是看这女子的样子,似乎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。于是他心里有了主意。

      “这样吧,我送你回家,正好我还没见过安平王殿下尊荣,不如替你好好说说,你哥哥想必不会怪罪你。”

      “可是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啊。”说完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,连忙捂住嘴。

      “呵呵,真是个可爱的丫头,那我更得送你回去了,走吧。”

      说着点住女子睡穴,将她放在自己马上,大摇大摆进了安平城。

      他带着女子来到安平王府外,对着门口人说道一番,门口人看了看马上的女子,连忙跑回去报信了。

      不一会,只见一行人走出来,为首的男子正是安平王郑铎。他看向马上的女子,叫了声

      “丫头”,就急忙走到马前将她抱了下来。看着女子昏迷着,他阴着脸看向一旁的蒙天毅,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    “殿下放心,在下只是给令妹点了睡穴而已,不然也不能顺利将她送回府上。”

      闻言郑铎脸色好看了许多,对蒙天毅说了句“请”,便抱着女子往府内走去。蒙天毅也不在意,跟着他走了进

      等到郑铎将女子放床上,蒙天毅便出手给她解了睡穴。女子悠悠转醒,转头看见自己哥哥的脸,顿时缩了缩脖子。

      “说吧,你这回又是为什么要跑?”

      “哥,我错了还不行,我就是想去看看那敌军的将军到底长啥样,跟我们打了这么久还没被你打败。”

      “哼,瞧你那点出息。蒙天毅再有本事,他没有兵力,迟早被本王打的趴在地上求饶,到时候叫你看个够。以后老老实实给我在府中待着,再叫我发现你往出瞎跑,我打折你的腿。”

      “好了啦,我不跑就是了,那你要把他留在府中陪我玩。”说着手指向蒙天毅。

      郑铎看了蒙天毅一眼,“你叫什么名字,哪里人,看你气度不凡,想必不知平常人家。”

      “哥,你问那么多叫人家怎么回答嘛,不管他是谁,反正他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就是要他陪着我。”

      “殿下,在下乃是一介布衣商人,只不过家中买卖做的大了些,这次来安平城也是查看生意的,就不便在府上打扰了吧。”

      “好,阁下请便。”

      “不嘛,我就要他在府中陪我,你要不让他留在府中,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      郑铎头疼的看着自己的妹妹,都十五岁的人了,还跟小孩子一样。无奈,最终只能答应让蒙天毅留下来。

      蒙天毅看着这情形,便说道“在下许文辉,如此,便在府上打扰了。”

      此时沈若君来到他们当初定情的桃花树下。这郊外的桃花林是他们初识的地方,她每每想念蒙天毅时,便来这里看看,似乎还能看到他往日的影子。

      虽然是深秋,桃树上光秃秃的连片枯叶都没有,她却仍在树下坐了半天。目光悠悠的看着远方,似乎那里那个人也能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  看到他。

      他们之间的姻缘似乎是注定的,没有家人权贵的阻拦。就连父母都支持她。她相信,等他得胜还朝,她一定可以嫁给心爱的人,一定可以幸福的。

      蒙天毅在郑铎家住了半月有余,把郑铎平时生活喜好全都摸得一清二楚,并且在郑铎外出的一天晚上,偷看到了争夺的守城兵力分布图,对他的兵力也掌握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一切都很顺利,只是,他没想到这短短的时间,郑铎的妹妹,郑鸢竟然对他如此喜欢,并且对蒙天毅说出此生非他不嫁这样的话。

      无奈,在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,寻了一天晚上,他悄悄出了府门,回了自己大营。一回去,军师连忙过来找他,看着他浑身上下无伤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“如何,可是有收获?”

      “我偷到了郑铎的兵力分布图,这下我们就胜了一半,虽然我们兵力少,但是只要我们排布得当,必可以杀他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    第二日,他们便准备攻城。然而,一切并没有按照蒙天毅的计划进行。

      紧紧不到半日时间,他的人马所剩无几。他才明白,自己中了郑铎的计。或许郑铎早就识破他的身份,他看到的也可能只是一份假的兵力图。郑铎早已经准备好了人马埋伏他,他自己跳进了这个陷阱里。

     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将士一个个倒下,蒙天毅心中大恨,恨自己,也恨郑铎。

      郑铎此时坐在城门之上,高高的俯视着他,“蒙天毅,我敬你是个英雄,你家狗皇帝不给你兵力,派你这么点人也想斗过本王,真是不自量力。哼,只要你答应娶我妹妹,我保证让你荣华富贵,此生无忧。”

      这时,城门上冲出一个身影,正是郑鸢,“原来你叫蒙天毅,你为什么骗我。但是我不在乎,你只要娶了我,我哥哥不会杀你的。”

      “我家中已有婚约,我此生定不负她。大丈夫顶天立地,我蒙天毅此生对不住这上万将士。郑铎,你夺人家园,定不会有好下场。”说着往京中方向看了一眼,“阿君,对不起,我来世再娶你。”拔起长剑,刎向了自己的脖子。

      “蒙天毅!”

      “将军!”

      “不要!”

      但此时,蒙天毅心中满是愤恨,一剑下去,竟生生砍掉了自己的脑袋。

      注定,这场悬殊的战争,他还是输了。

      战败的消息很快传回了京中,皇帝大惊,当即下令厚葬大将军。

      而沈若君听到这个消息时,正在给蒙天毅做一件衣服,就差袖口处的一朵花没绣完。她没有说话,听着丫鬟讲完,仍旧安静的绣花。

      一旁的丫鬟急的不知道怎么办,但看自家小姐不说话,她也没办法,只能自己干着急,看着她绣那朵花。

      沈若君绣完了花,用一个包袱把衣服收拾了起来,然后又准备了一套自己常穿的衣服放在包袱里一起装着,又坐到梳妆台前为自己梳妆打扮。看着一旁急的不知道怎么办的丫鬟,她突然冲她笑了一下,“你去帮我拿一个花锄过来。”说完又继续为自己描眉。

      丫鬟无法,只得听她的话出去找花锄。

      等到丫鬟再次回来,她已经把自己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,换上了一身新衣服。对一旁的丫鬟说道“我去郊外桃花林给天毅立一个衣冠冢,你就别跟着了,我想自己待会。”

      丫鬟没办法,只好留在家里。

      可是左等右等,都已经天黑了,还没见自家小姐回来,她这才去禀告夫人,夫人听说后连忙派人去郊外桃花林寻找。

      这天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雪,天色已晚,又不好视物。等到他们找到桃花林,只看到一座一人高的土堆,前面立了一块牌子,上面写的确是“蒙天毅,沈若君夫妻之墓”,而墓碑前坐了一个人,正是沈若君。

      丫鬟赶忙前去查看,却发现沈若君已经很深发紫,壮着胆子探了探她的鼻息,却一点也感受不到。吓得她往后一坐。哭着叫了一声“小姐,小姐去了。”

      沈若君被带回了家,父母亲哭的似个泪人。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,让她的父母亲一夜之间惨老了许多。却在给她收拾衣服时,发现了一封信。

      “爹,娘,女儿不孝,未能在爹娘身前尽孝,便叫爹娘这般白发人送黑发人。但是儿心系天毅,我们已经互许终身,如今他战死沙场,我虽一介女子,但也愿追随他而去,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要去找他。希望爹娘不要难过,请原谅女儿的一片痴情。来生,女儿再报爹娘的养育之恩。”

      蒙天毅站在奈何桥前,看着手中的孟婆汤,回头望了一眼,却刚好看到急急跑来的沈若君,他大惊,“阿君,你怎么会?”

      “天毅,我们活着不能在一起,那么黄泉路上,我来给你做伴。”

      “阿君。”他握住女子的手,“我们要生生世世都在一起,下辈子,我们好好爱一场,好好幸福。”

      “好,天毅,我们不喝这孟婆汤,我们谁也不会忘记谁。”

      “好,蒙天毅发誓,生生世世爱沈若君,永不相忘。”

      两人转身相携走过奈何桥。一旁的孟婆笑了笑,又是一对痴情人啊。

      本文标题:死生契阔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kyp.cc/aiqingxiaoshuo/10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