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这样被毁了

  • 作者: 管理员
  • 来源:原创
  • 发表于2020-04-11 05:29:59
  • 被阅读36
  • 我就这样被毁了

      一

      我在主教学楼的厕所里蹲着,嘴里叼了根烟。厕所里浓烈的屎尿味,使我晚上吃下的饭在胃里不断作呕,差点就吐出来,幸好还有根烟可以熏熏它。现在我舒服极了,有人说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,在我看来拉屎才是人生最大的乐事。《西游记》里孙悟空称厕所为五谷轮回之所,这个比喻简直太妙了。人们确实是在五谷的轮回下活着,人们把地里长出的五谷吃进肚子,在肚子里发酵后就排了出来,然后再把排除的五谷给地里的五谷施肥,长出更好的五谷,再吃再排泄,就这样轮回着。

      “报纸上说吸烟有害健康,我把烟戒了;报纸上说喝酒有害健康,我把酒戒了;报纸上说做爱有害健康,我把报纸撕了。”又是厕所文化,简直让人笑掉大牙。近几年来,厕所文化、课桌文化在大学几乎泛滥,厕所里不是低级下流的语言就是出售各类考试答案;课桌上的更多,什么租男友租女友、考试答案等应有尽有,真他妈的闲的没球事干了,成天弄这事。

      今黑我去上夜机,因为我已经忍了好久,好长时间没有例行公事了。再说宿舍里环境太日眼了,这都是施稔那货搞的。施稔在我们宿舍堪称诗仙,光自己写的诗都能出几个集子,听说他的书也快出来了。他昨天晚上饮酒做诗,不幸喝地大醉,把自己的心事在酒后用真言吐了出来。最逗人的是他一会在唱歌一会又像在讲话,用夹杂着老陕的普通话说道:“我爱我的祖国,更爱我的人民……”,我靠,他妈的比国家主席还牛。没过多久,又多愁善感地唱道:“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……”,搞得我们哭笑不得。最糟糕的是他吐了一宿舍,宿舍里除王莘外无一幸免的遭到他吐出的饭菜味的袭击,这气味到现在还没散完,气得阿寅骂了几十句我操。

      今黑宿舍可能就剩曹迪和施稔两个了,王莘长期扎在网吧几个晚上都没回来了,肖邦因为发生经济危机回家领工资去了,阿寅和媳妇两个享受性福去了。我们宿舍都是清一色的本地人,操着一口流利的陕西普通话。我们在一块没事就谝,大到国家大事、小到鸡毛蒜皮,有时常常为争论一个问题搞得面红耳赤,但很快就过去了。我们是学中文的,都喜欢看书,常常为一本书大发议论,仿佛一下子看破红尘,就差皈依我佛。

      作为男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,那就是爱说女人,一般情况下我们宿舍黑了都很热闹。施稔总是皮呀皮呀说个不停,好像自己把皮研究的很深;阿寅老谝他咋搞女人,把他吹地比西门庆都厉害,一次能整一个多小时;肖邦睡前总要唱句:“生活就像日女子,日了一个又一个……”,他把这首歌定为我们宿舍的舍歌;王莘只要在,就是最谦虚的一个,也是最爱请教的一个;我们宿舍晚上睡觉前的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曹迪要抹管,起初我们不明白是什么,最后才知道是手淫。

      至于我,那是我们宿舍唯一的一方净土,永远高举处男主义的旗帜。我有句名言,“我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”,结果总被他们嘲笑。我也不去管他们,只要坚信自己的信仰就行了。但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,这学期还没念完,我就把握不住失去了童子之身,从此我坚信男人总是会犯错误的。

      今儿星期五,上夜机的人肯定很多,所以我老早就给长期扎在网吧的王莘打了电话,叫他帮我订张夜机卡。这时我收到了他的短信“卡已订,请速来”。我提起了裤子,走出厕所,闻到了新鲜空气,从内心到皮肤一下子清爽多了。

      夏日校园的夜景是很美的,路灯照得一切都那么朦朦胧胧,很有意境,绽放的花朵在凉风的吹拂下,把花香送到了我的鼻孔,清爽怡人。夜空中的星星十分的明亮,一颗比一颗璀璨,向人们炫耀它们的生命力。我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太荒诞了,荒诞到有的学者说自行车对大自然的污染最大,真他妈的会放屁,屁放响了后还要让人说这屁有韵味。

      二

      走进网吧,浑身就热了起来,汗水滚滚地往外流,把衣服湿透了。网吧里人满为患,嘈杂声和敲打键盘的声音使我的脑子嗡嗡作响。我的胃里的食物被网吧里的气味刺激得沸腾了起来,真他妈的见鬼了,哪来的这么大的盒饭味和脚气。我走到王莘旁边拍了他一下,他头也不回就给我递了张卡。成群的苍蝇在他身旁的饭盒上飞来飞去。他已经得道成仙了,身上特有的气味成了仙气在他身下形成了一片筋斗云,他像在腾云驾雾,对人间的一切视若无睹。

      夜机开始了,网吧里的人少了许多,也静了许多。我坐在电脑前,看着显示器,觉得脸上生出了一层东西,而且还在流动,痒痒的。我用手摸了摸,很光滑,才明白那是脸上渗出的油。我想要是能把脸上的油每天都刮下收集起来,绝对会是个卖油翁,没准还会发财。我们常在一块讨论,谁他妈的脸上油光油光的,一看就是个淫贼,往往会给他以淫魔或淫圣的光荣称号。

      打开QQ,就收到了沉迷的信息,问我怎么现在才来,沉迷是我来到这才加的网友,聊了都不知道多少次了,不过还没有视频过,她告诉我她就是这座城市的。我熟练的敲打键盘,告诉她“人太多,机子不好寻”,我的手指粘粘的像抹了糨糊。对于这个网友,我觉得她很怪、很神秘,每次和她聊的内容都是别人不聊的,是一些很虚的很空洞的东西。我老觉得女人很难琢磨,表面上看起来很漂亮很个性很有魅力的女人,往往都是一些经常不刷牙不洗脸不洗脚的人;看起来纯真无邪,其实背后一个比一个骚。

      “你爱美吗。”我收到了她的信息。

      “爱”我操,得是二院墙倒了,又跑出来个脑瘫,满口胡话。这个世界上谁不爱美,尤其是一些女人总把自己打扮的跟鸡一样,时刻准备勾引男人;又有一些男人,把女人当衣裳的换,日了一个又一个。

      “那你觉得什么才是美。”

      “对于美,古往今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。有人认为漂亮是美,有人认为才华是美,有人认为个性是美等等。我一直认为,美实际上是一种人特有的内涵,是一种不经意间对别人的感染力。”我像是跟施稔在研究哪首诗的意境,其实是跟个脑瘫在胡言乱语。

      “所以人人都爱美,都在刻意追求美。但他们都把美看得很肤浅,以至于美到了极点就是大俗。”

      “哦。”我无言。

      “美并需要刻意去追求,真正美的人浑身都散发着美的气息。”

      ……??……

      我听着歌,手指不断地和她聊来聊去,坐在网吧就像在洗桑拿,都快蒸熟了。我经常在想我们这一代人,论才华个个才华横溢,对什么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  见解,嘴皮子比马克思还能行;但说起男女之事来,也一个比一个精通,经验比嫖客和妓女还丰富,男生在一块常常议论谁奶大、谁沟子美、谁身材好整起来爽;女生喜欢为男人奉献,把贞操看的比粪土还贱。每个周末从我们宿舍就可以看见,很多小两口从招待所进进出出,开房睡觉。由此我得到一句格言,“大学校园里的处女都是没有人要的恐龙”。

      在跟沉迷聊天时,我就想我是什么样一个人。说我是一个好学生吧,那是自欺欺人;说是坏学生吧,也没犯过什么大错,至今还是个处男。只记得小学五年级时暗恋女生,小学毕业就扒了女生的裤子准备日,初二正正经经的谈恋爱把她全身都摸便了就是没整,高中太忙没有什么可回忆的。思来想去,自己还是个很普通的男人,见了美女就有性冲动,闲了没事就有性幻想,苦于一直没机会否则早就创造人类了。

      “我们视频吧。”沉迷说。

      我向她发了视频请求,一会儿我就看到她的庐山真面目。她化地淡妆,把容颜衬托的很清秀,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,头发短而简洁。最诱人的还是那两个奶,很丰满,我的眼睛瞪地大大的盯着,连我都觉得自己色咪咪的。看着她肥实的奶,我估计这货性欲一定很强,床上功夫绝对了得。我在心里暗暗的说,我要日你。

      “你很美。”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嘴。

      “你也挺帅的呀。”极具女人味的声音飘到我耳朵里,我全身汗毛都直了起来,觉得自己的锤子开始发硬,眼前浮现了那期待已久的画面。

      “没想到你的声音也这么美。”

      “那你想不想看更美的。”

      “想。”

      她笑了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镜头那边的她慢慢地脱自己的衣服,我静静的等待着那最后一层隔膜的消失。她丰满的奶像一对鸽子向我扑了过来,我瓷在沙发上,停止了呼吸,鼻血一滴一滴地滴到地上。维纳斯的雕像在我的眼前迅速闪过,这就是她追求的美吗?我看狗日的是欠日,我的兄弟早都沉不住气了,差点要戳破裤子,裤裆那跟艾菲尔铁塔一样高。

      到了半夜,我扫视了一下四周,我们这排的汗子都在看黄片。一个个赤裸裸的画面使我的目光舍不得离开,一个个富有挑战性的动作和表情揪着我的心。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差点忘了今黑上夜机的目的,我也下载了一大堆,其中我最欣赏的还是那个人与兽。这是一个外国短片,一个女人和一条狗在那搞,那狗一前一后、那女的浑身颤动,把我的目光拉的直直的,那狗的嗷叫和女人的呻唤声使我心碎了,我全身都融化了,整个人就像一颗原子弹在瞬间就要爆炸。

      ……?……

      我和沉迷相互留了手机号。

      我临走时给王莘发了句,“我贼,还不回去。”

      “球。”简单而明了的回复。

      三

     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,肖邦也从家里赶来了,带了许多吃的,热情的给我分了一些,我也就懒得下去买东西吃。今天睡的爽极了,像一下子把几百年的觉都睡了,舒哉舒哉!刚才有点迷糊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现在清醒过来了,肖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。他一向以冷面杀手自居,脸上难得会出现僵硬的笑容,还谈什么热情。莫非走了啥桃花运,又去哪性福了一把,于是我就问他到底咋了。

      “唉!没啥,没啥……”我靠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啥,肖邦这点小儿科还能瞒得过我这双火眼金睛。不说别的,就他那双滚动的眼珠就像一个大屏幕,上面播放着三级片,再加上那油光光的脸,就把他的本质全部暴露了。我本着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的宽大政策让他交待,在正义的威慑下他终于交待了罪过。原来他这次回家碰上了一个女同学,一个和他曾经有过负距离接触的女人。那是他们刚上高中不久,他就在玉米地里,把他的锤子强行插到了她的皮里。他开始时有些害怕,没想到进去后她比他瘾还大,最后连血都没流,狗日的,老子吃亏了。

      “今天休息的好吗?昨晚和你聊地很开心,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有过那种体会,你可能认为我那个,但……。算了,不说了,我要睡了。”我收到沉迷的短信。

      我靠,骚就骚呗,还装什么纯洁。现在的女人简直不可理喻,既想立贞洁牌坊,还想做妓女。我回复道,“哦,还好。我是一个新时代的青年人,和你聊天有一种全新的体会,你是一个生于红尘却不带一粒尘埃的女性,给我脱俗的感觉。你也使我对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”

      我口是心非的对她发完这些,就把聊天的事给肖邦说了。肖邦还没从兴奋中反映过来,阿寅就推门而入说:“那是个锤子,老子夜格黑整那女子,狗日的爽极了。不过那怂不是个处,我倒感觉自己像被强奸了。”阿寅这货看起来特别虚,两眼无神,双腿发软。

      “有人叫你日都可以很了,像我……”我还没来得及说完。

      “锤子,这还不算啥。老子当年单枪匹马独闯无底洞时,大干一个多小时,都乏成球了,就那女子还拉着我硬叫整。狗日的,我实在不行了,没办法,就拿了根蜡塞进去整,没想到她比刚才叫地还爽,我都晕了。”阿寅显然很得意。

      “女人就是欠日。”施稔和曹迪回来了。听到施稔这句话,我就笑个不停。施稔曾经给我说过一件很荒唐的事,这件事要是写成小说那就应该是魔幻现实主义吧,说不定还能获个诺贝尔文学奖。说他在高中时被几个女生约到她们租的地方探讨诗歌,他说古人做诗都要饮酒,有了酒就能萌发出诗意,才会有灵感。为此他举出了李白啦苏轼啦,什么“把酒问青天”等等来说服她们,结果那晚全都他妈醉倒了。第二天他醒来时女人们横七竖八的乱躺着,床单上却有一大滩血,至于这血是谁的,还是她们共有的,他也说不清,反正黑了他犯错误了。

      谝着谝着这就转战到了床上,宿舍里一片漆黑却异常热闹。一直没插上话的曹迪这时开口了,“狗日的,女生一天就爱胡说,啥男女平等啦简直是放屁,这个世界上男女是永远不可能平等的。从生殖器的构造上说,男人的锤子就像一挺机关枪不停的发射子弹,是进攻型的,女人的皮就是一个盾牌只能挡机枪发射的子弹,是防守型的。这一攻一防,一进一出,谁强谁弱就一目了然了,还有啥说的。”

      “杀,杀……,这边,赶紧……你咋那么瓷……打吗……”话音刚落,就听到了剧烈的砸床声,哎呀王莘这怂啥时回来了,这家伙咋跟个鬼一样,来无影去无踪,我们都很纳闷,狗日的得是《搜神记》看多了,得道成魔了。

      “算了,算了,睡。”肖邦嚷嚷道,于是大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  家都睡了。

      就在我准备关机时,又收到了沉迷的短信。

      “城!和你聊了这么久,我很想见见你,可以吗?”

      “可以,说个地方吧。”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幅骑马射箭图,不争气的兄弟又硬了。

      “太高兴了,那就明天早上9:00在广场西侧的电话亭那,咋样?”

      “好吧。那就明天早上在那,晚安。”这时空气都他妈的升温了,我想时机快到了,对兄弟说,现在别惩能了,明天就看你了。

      “晚安。”

      半夜里我稀里糊涂的睡着,听到有人在说话。“唉!瞎了,瞎了……,看个这就……流了”,“别急,别急……哎呀,……爽……爽。”狗日的,说话都口齿不清,王莘给网络事业都贡献成球了。我迷迷糊糊的感叹道,这晚我做了个春梦,这梦是多么的叫人向往,多么的美呀!

      四

      我和她在广场相遇了,我们的目光几乎同时电到了对方,她眼睛放出的能量把我击得全身发麻。她的身材在那单薄衣服的衬托下,曲线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,太有女人味了;那花花绿绿的衣服特别耀眼,我靠,真他妈的跟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妓女没两样,特妖艳。

      “很高兴能够见到你。”她开口说话了,声音很具女人味,目光十分妩媚,像是在勾引我犯罪,香水味浓的差点使我打了个喷嚏。真他妈的欠日,我在心底说。

      “我也是。”我说。

      “那咱们四处走走吧!”她说,于是我们沿着大街向前走。一路上她不停的高谈阔论,口若悬河,却又刻意矜持,一看就是装的。我的眼睛稍微瞥了一下她走路的姿势,两腿分得很开,走起路又左拐右瘸。我便想起了肖邦还是阿寅,亦或是曹迪说过的话,说走路时双腿分得很开的女人一般都不是处女,因为跟男人整时要把腿分开,久而久之便合不住了,我想这骚货大概天天跟男人胡整,经验一定很丰富。

      她领着我走进一家内衣店,里面竟全是女人用的奶罩和裤头,我脸唰地一下红了,可她笑了笑,把我拉了进去。我跟着她在里面转悠,大气都不敢出,我觉得那老板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。算了,还是当一回汗子吧,不就在这里逛逛,有啥了不起的,又不是上床,可我仍然有些别扭。

      “你看这件咋样?”她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内裤给我看,上面还绣着红色的玫瑰花,中间那儿是网状的。我操,光穿这样的内裤,就连近视眼都能看见她里面的东西。我有些难为情,一时咽住了。这时她又拿了一件奶罩,这件更绝上面绣着男人和女人做爱的姿势。我差点休克了,忍耐力要再差那么几牛顿,恐怕鼻血就流出来了。

      “性感吧!穿起来给你看,咋样?”她笑起来像个荡妇,见我很是难堪,又补了句“开玩笑”。我被这惊人的举动镇住了,但理智还是清醒的,心想遇到这样的女人肯定有便宜可占。一直坚信处男主义的我把自己曾说过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,“有便宜不占是瓜子”这句王莘的名言成了我的座右铭。

      离开那里,我一直想怎样搞定她,快到嘴边的肉不能让她飞了。这时,我的心里充满了幻想,什么狗屁道德被我忘的干干净净,色欲占据了我的大脑。三级片里的各种姿势都浮现在我眼前,我从这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的姿势中寻找适合自己的,哪个好弄哪个难弄,哪个既省力又舒服。我还联想到了性文化,性是一种渊源流长的文化,在我国古代就有了性的研究,发明过许多性工具,而西方基督教却认为性是万恶之源,搞时只准采用男上式,真他妈迂腐,我想在我的努力下一定会为性文化的研究增添光辉的一页。

      “到我那去聊吧。”他妈的,简直是百年难遇的知音,狐狸终于露出发骚的尾巴了,我欣然同意。

      ……??……

      我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,她躺在我的怀里,两个人都赤裸裸的。我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,像是骑着一匹马在草地上不停地向前奔腾,手持着弓箭寻找猎物。跑呀跑呀,我的箭像一只兔子射过去,全身就融化了,仿佛天地间的支柱倒了,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让我如痴如醉。我观察了一下迹象,虽然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,但我还是问了出来。

      “你没有流血。”天哪,我晕了。我还是一个处男,竟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样一个女人,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江东父老,肯定被他们笑死了。

      她喃呢地叫了一声,爬到我身上,向我发起进攻。我愤然起身,把她压在我的身下,极其粗野地向她进攻,片刻也不停息,弄得她狂喊不停。这又更加刺激了我,我狂野到了极点,愈战愈勇,她大汗淋漓的发出痛苦的叫声,这叫声不是装的,她不断的向我求饶,企图推开我。我会放过她吗?瓜子才会,我不断的发起冲锋,一次比一次猛烈,直到那最后一刻。

      事毕,她说了声,“你好厉害”亲了我一下。废话,不厉害能把你日得死去活来!这时我收到一条短信,“祝兄弟事业如飞机上做爱,一日千里;工作如洞房花烛夜,一炮走红;成就如小孩*****,来日方长;财富如妓女收入,与日俱增。”

      我和她在这里住了一星期,狂干了一星期。搞得我元气大伤,眼圈陷了下去,双腿连站都站不稳,稍微动一下就浑身酸痛。我想自己可能精枯了吧!人说“一滴精,十滴血”,我都流了那么多,能不虚吗。

      五

      我回宿舍后,就成了全宿舍的焦点,我神秘的道出了一切,听的他们两眼发着淫光,这时我犹如站在泰山之顶有佛光普照的感觉。我走到了人生的辉煌时期,他们虚心的向我请教如何搞网恋,向我讨教秘方。我援引《本草纲目》之玫瑰篇,告诉他们“女人是不会拒绝玫瑰的”。

      他们对这个回答明显不满足,整天说我自私不顾兄弟之情。我也没心思管他们,现在我连自己都顾不过来,我身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。自从我和她上床后我的那个就有些异样,起初我没当回事。如今那块特别的红,奇痒难忍,稍微动一下就绞割全身,还分泌出许多很臭的东西。我很害怕,实在忍不住了,买了些消炎药吃连个屁作用都没起。

      我心想完了,只有去医院看看,却拉不下脸。这他妈的是见不得人的病呀,我怎样去给医生说。我常常在没人的时候做心理斗争,流出凄惨的泪水。

      终于,我去了医院。

      我得了性病。

      我走出医院,这个世界变了。整个世界变成了最原始的模样,森林和绿草覆盖了整个大地,各种动物在这嬉戏玩耍;天空是那样的蓝,鸟儿在空中飞来飞去唱着动听的歌曲;山川河流是那样的纯真,简直就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  是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中描写的世外桃源,令我神往。人类这时已蜕变成最原始的模样,在森林里、在大地上、在河流旁、在山里辛勤的劳作,日复一日、勤勤恳恳的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,重新的演义整个人类社会,创造新的文明。

      “男人是牛,女人是地,没有耕坏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。牛越耕越瘦,地越耕越熟,今天是男性健康日。忠告您一句:‘好火废炭,好女人废汉,兄弟千万要保重!’”我收到一条短信。

      我就这样被毁了。

      本文标题:我就这样被毁了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kyp.cc/aiqingxiaoshuo/10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