惘然

  • 作者: 管理员
  • 来源:原创
  • 发表于2020-04-11 05:29:59
  • 被阅读33
  • 惘然

      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玉暖日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——题记

      那一年,我不过十六岁,那一年,姐姐不过十七岁,那一年,我们不过遇见了一个人,从此,改变了我们的一生。

      那一年的帝都,纸醉金迷,丝毫不受战乱的影响。我与姐姐离了烟雨迷蒙的江南,来到这纸醉金迷的地方。江南温婉的山水养出了水样的女子,仿佛水中的莲花,袅娜的开着。那是我的姐姐,锦瑟。七岁之前,我有父亲,母亲,姐姐,七岁之后,我就只有姐姐了。不过是女子最美好的年纪,有着温婉的面容,别的闺阁女子闺阁待嫁的年纪,姐姐以她稚嫩的肩扛起了一个家。我以为,我会有一个老实的姐夫,和我的姐姐琴瑟和鸣,他不必多么的出色,可他是那么的敬爱我的姐姐,然后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,眉眼间肖似我的姐姐。我以为,终究是,我以为……

      那一年,提亲的人快要踏断我家的门槛,那一年,是我和姐姐来到帝都的第二年。媒婆夸着张家的少爷李家的公子……哦,还有那想要娶姐姐做填房的孙家老爷。呵,媒婆总是喜欢把人夸的天花乱坠,张家的少爷是个病秧子,李家的公子是花街柳巷的常客,孙家的老爷,肥头大耳,活脱脱像吴屠夫家养了好久的猪。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我的姐姐。姐姐可是陈瑾瑜的女儿。好吧,姐姐不喜我总是仗着父亲的名号欺人,可即使不搬出父亲,姐姐那么出色也该有出色的人才配得上。我总是为姐姐鸣不平,姐姐总喜欢笑着说:“玉儿还小,这世道,不是你想如何就能如何的。不过是命罢了。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      那一年,修文上门求亲,我看到姐姐的笑,好像春天来了,瞬间百花齐放。没人看见我瞬间苍白的脸。原来姐姐喜欢的,是修文啊,呵,多么讽刺啊,明明先认识修文的是我,明明……我不甘心,我开始怨恨我的姐姐。那一年,迎来了一纸诏书:奉天承运,皇帝召曰,陈氏有女,其名玉暖,娴静温婉,有沉鱼落雁之貌,闭月羞花之姿,朕心悦之,择本月十五入宫伴驾,封为美人,赐号玉。给玉美人道喜,玉美人赶紧领旨谢恩吧。我木然的接过了那一纸诏书,回头看见姐姐倒在了地上。是啊,谁家的女儿家愿意进宫呢。那是一个华丽的笼子,一旦进去,再也不会有机会出来。

      “玉儿可愿进宫,玉儿若是不愿我便代玉儿入宫。”

      “姐姐说笑了,玉暖心高,自然愿站在高处,看万人伏拜,进宫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”

      “玉儿……罢了,你已不是当初的孩子了,你自己做主吧。”

      这一刻,我忽然有些怨恨我的姐姐,她明明知道我心里到底是愿还是不愿,可是为了修文,为了她以后的安稳生活,她还是背弃了我。修文,不该出现……

      十五,是个好日子,我坐着软轿,着素色的衣裳,以一支碧玉簪子琯发,像极了我的姐姐。进宫后我果真受宠,从当初的玉美人到现在的玉妃不过是月余,从一开始的冷清翠羽轩到现在华贵的飞凤阁,他赞我行动时如弱柳扶风,娴静时若莲花初绽。我以为,进宫,也许没有想象的那么糟,我开始不再怨恨我的姐姐。直到,那一天……

      我吩咐人给姜才人送了一碗血燕,不过是念她与我交好,可是那一碗血燕送了她肚子里孩子的命。我知道时孩子已经没有了。我去了姜才人的寝宫,她一口咬定是我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。皇帝不分青红皂白将我打入冷宫。那一刻,我的心死了,我开始更怨恨我的姐姐。“陈锦瑟啊,当初你为何不替我入宫,你才是最最蛇蝎心肠的人啊,你明知我喜欢修文你却嫁了他,你明知我不愿入宫,却偏偏在修文面前假惺惺的说替我入宫,哈哈哈……陈锦瑟,我不会放过你的,你毁了我的一辈子。”

      锦瑟知道我在宫中的情况后花费了半月的时间疏通关系,她去找了父亲的门生,终于以家眷的身份入宫,她避开守卫来冷宫见我,她瘦了,面色苍白,她说她怀孕已有月余,不能在冷宫久待,我更加的怨恨她。她居然怀了修文的孩子!我被怨恨吞噬掉了。

      “姐姐,把这个孩子给我吧,我需要这个孩子。”

      “玉儿,你在说什么啊!”

      “姐姐,你还会有孩子的,把这个孩子给我,我让人去告诉陛下我怀孕了,这样我就可以离开冷宫了。姐姐,我是你唯一的妹妹啊!我会好好待这个孩子的,毕竟我是孩子的姨母啊。姐姐,你难道忍心让我一辈子呆在冷宫里吗?!”

      “玉儿,你让我想想……让我,想想……”

      “姐姐!我是玉儿啊,父亲和母亲都不在了,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!”

      “好……我,答应你。”

      我买通了宫女,让宫女故意在皇帝面前说漏了嘴,他果然接我出了冷宫。我觉得讽刺,帝王果真无情。

      孩子难产,姐姐去了,修文最后还是将孩子给了我,我给孩子取名明珠,那个孩子像极了我的姐姐,也像极了我,奥,我有着和我姐姐一模一样的面容,真是讽刺啊。修文不知去了哪里,我派出去找寻的人找不到他的消息,我就杀了他们,我越来越喜欢血的味道。我给皇帝下了毒,不致命,只是让他缠绵病榻,他一天比一天虚弱,对了,明珠十五岁了,像极了修文,谦和有礼。我不允许有人抢属于明珠的东西,他是修文的孩子!皇帝有三个儿子,没关系,皇位只能是明珠的,既然他们挡了明珠的路,那就全都杀了好了。呵呵。

      我给永昶下毒,被他发现了。那又如何,我是皇后。呵,我“生”了明珠之后他就把我封为皇后了。皇帝还在他就不能怎么样我。可是,我想错了,他杀了明珠!他杀了明珠,在我面前!我看着刺客的剑刺进了明珠的胸膛,我看见明珠倒在了血泊中。那是我的明珠啊。我知道是他做的!永昶和我说:皇额娘,您会是太后的,不管是谁当皇帝,您都会是太后的。

      第二年,永昶登基,尊我为太后,一纸诏书,将我幽禁在了飞凤阁。

      如今,我已经老了,再也不想怨恨了,那些年,是我魔怔了,自我开始怨恨我的姐姐时,我就不再是江南雨巷撑一把油纸伞温婉笑着的玉暖。我已经记不清我到底是玉暖还是锦瑟了,我拼命的模仿着我的姐姐,甚至以为先遇到修文的人是我,以为明珠是修文和姐姐的孩子,现在我终于清醒了,姐姐没有来过冷宫,明珠是我和陛下的孩子,姐姐不是因为难产死了,是因为伤寒。先遇到修文的,是姐姐。

      这几天,日头很好,我恍惚回到了江南。锦瑟不在了,明珠不在了,我成

    #p#副标题#e#

      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
      我在院子里,阳光晒得我慌神,迷蒙间,我看见了姐姐和明珠,他们在阳光下,笑着……

      姐姐,你来接我了吗……

      本文标题:惘然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kyp.cc/aiqingxiaoshuo/1045.html